正苗启德全封闭式问题青少年特训学校|叛逆厌学孩子教育
正规办学 透明化管理 FORMAL EDUCATION IN RUNNING SCHOOLS

学校经国家教育部备案,颁发办学许可证等相应资质证件,全国首家24小时远程教学视频监控系统,100%透明安全化管理。

国内唯一 同开文化课 ONLY WITH THE OPEN CULTURE CLASS

在改变青少年不良行为习惯的同时,学校按教学大纲同步开设文化课程,让学生在行为习惯改变的同时,学习不受影响,不耽误学业。

权威教育 人性化管理 Humanized management

学员老师同吃同住,师生关系无隔阂的教育氛围,安全透明的科学管理,真正做到无任何打骂体罚教育的国内首家特训学校。

问题青少年教育学校电话多少(青少年教育求助电话号码)

叛逆孩子学校 2022-05-13

问题青少年教育学校电话多少(青少年教育求助电话号码)(图1)

海报设计:p>

北京冬奥会已经来到我们身边。当我们庆祝冰雪盛世时,我们应该回顾历史。p>

过去几十年,一代代冰雪先驱披荆斩棘,用汗水、热爱、坚守诠释着中国人的精神。

他们的身躯铺就了中国冬奥之路,他们是中国冰雪运动的前行者。

问题青少年教育学校电话多少(青少年教育求助电话号码)(图2)

裴东光教授。

“只体不育非体育,这就是我对奥林匹克教育的总结。我希望奥林匹克教育可以融入大的教育观之中,最后落到孩子身上。”

从2008年到2022年,裴东光的名字都和奥运会紧紧联系在一起。作为首都体育学院的教授,裴东光可以算是奥林匹克教育在中国的先驱和前行者。

从一位上世纪90年代初延庆康庄中学的乡村体育老师,到如今国际奥委会主席奖“维凯拉斯学术成就奖”获得者,裴东光将30年的时间都投身到奥林匹克教育的推广和传播当中。

“一把锤子敲一根钉子,敲到最后一定会发生什么。”这是裴东光在留学时的导师鲍勃·巴尼送给他一番寄语。

如今,他就像一把锤子,一敲就是30年,将奥林匹克教育敲进了中国的体育教育之中。

问题青少年教育学校电话多少(青少年教育求助电话号码)(图3)

年轻时的裴东光是一名体育教师。

一堂只讲了5分钟的体育文化课

40多年前的一个下午,放学回家的裴东光躺靠在清华大学操场的看台上,彼时,一位温和却又严肃的老师走过来跟他说了一句话,让年少的裴东光肃然起敬,“你躺在这里是不得体的,操场是让人运动的地方。”

这段在后来被裴东光反复想起的话,正是出自曾历任北京市体委副主任、中国田径协会副主席、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副主席和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主席的夏翔。

然而,在那个体育教育体系还不完善的年代,裴东光一度以为“体育的全部就是室外课和跑、跳、投。”

在裴东光还是乡村体育教师的那几年,关于体育老师的描述就是——“一把尺子一块表,一只哨子吹到老”,以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永远喊不到十;二二三四五六七八,永远喊不到十”。

直到一堂令他刻骨铭心的体育文化课,改变了裴东光的人生轨迹。

“当时中学别的科目的老师课时费是1块钱,但是体育老师只有5毛钱,我就找校长说为什么我们风吹日晒那么辛苦,课时费还比别人低。”当裴东光问出这番话时,当时的校长就给裴东光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让他讲一堂体育文化课。

“我清楚地记得,我上去说了5分钟就下来了,下来之后非常尴尬,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裴东光开始时刻,如何才能成为一名真正“让人瞧得起”的体育老师。

1992年,当了10年体育老师的裴东光被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以全额奖学金录取。在那里,他学习到了奥林匹克的历史,并且在奥林匹克研究中心里读到了顾拜旦先生的一句话,“运动+文化+教育=体育”。

1995年,在裴东光来到首都体育学院当老师之后,他又得到了去希腊国际奥林匹克学院学习的机会,这一次,他在入学的第二天读到了一篇名为《奥林匹克教育在德国》的文章,用他的话说,“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奥林匹克教育’这个概念。”

这篇文章引起了裴东光的极大兴趣,他在通读了两三遍之后,就产生了一个念头,“当时的中国很需要这个”。于是乎,他就找到了《顾拜旦文集》和各种相关学术资料,“我用了一年的时间阅读了大量史料,很多书我都读了不下10遍。”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裴东光的思维里基本上形成了比较系统的奥林匹克教育知识体系。

问题青少年教育学校电话多少(青少年教育求助电话号码)(图4)

裴东光(右)。

103块大展板和第一届模拟奥运会

“奥运会其实只是奥林匹克活动体系的一部分,其中的思想体系最重要的就是奥林匹克教育。”带着把这种观念传递给更多人的想法,再次回到国内的裴东光,开始专注于推广奥林匹克教育。

按照裴东光的说法,“我认为这是中国最开始传播奥林匹克教育的里程碑事件。”

不到一年之后,2001年7月13日,当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萨马兰奇先生在莫斯科说出“北京”时,中国终于引来了奥林匹克。

“我最开始想找一些名校做奥林匹克教育进校园的活动,因为我觉得名校更有影响力和提升作用。”裴东光的热情却没能换来大部分名校校长的认可,“很多学校基本上不接待我,甚至连门卫都可以把我拒绝。偶尔会有几所学校的校长听一听,但是也没有什么兴趣。”

直到裴东光遇到了羊坊店中心小学的体育老师周晨光,他们在聊了四个多小时之后,谈到了“办一场模拟奥运会,并且把重点放在开幕式”的想法。

幸运的是,羊坊店小学的张彦祥校长也非常支持他们的这个想法。于是,他们就开始进行各种筹备,并且让参与的班级以“一班一国”的形式去了解各个国家的文化。

“我记得是2002年5月10号早上9点,全中国第一届模拟奥运会在羊坊店小学正式开幕。”裴东光至今都记得他看到学生们扮演的“奥运小天使”高举火炬入场的时候,他激动得热泪盈眶。

“开幕式结束之后,我跑到学校外墙连抽了三根烟。那种带一点悲壮感的情绪一直没有平复,人在艰难的时候就是容易被自我感动,当时的泪水包含了太多感情。”

但也就在那一场模拟奥运会之后,裴东光和羊坊店小学的师生将奥林匹克教育的种子悄悄撒在了中国的教育土壤里。

问题青少年教育学校电话多少(青少年教育求助电话号码)(图5)

裴东光(右起第五)。

从“北京模式”到冰雪运动旱地化

2004年,奥运会进入了“北京周期”,按照国家奥组委的要求,北京开始启动奥林匹克教育计划。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深入研究并且大力推广的裴东光,成为奥林匹克教育办公室里最重要的一分子。

从2004年到2008年,奥林匹克教育在北京得到了快速发展,也深入了不少学校,并且形成了属于中国特有的“北京模式”——首创奥林匹克教育示范校,在“同心结”学校举行交流活动,开展“奥运会志愿服务教育”,并且组织专家团队开展丰富多彩的奥林匹克活动。

“我算是一个有心人,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我就把曾经做的103块展板,还有模拟奥运会,以及在北京推广奥林匹克教育的各种活动和经历记录下来,把日记变成了论文。”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你终将触摸幸运之手。”裴东光经常和他的团队成员说起这碗鸡汤,而他也确实触碰到了“幸运之手”。

当然,这份“幸运”正源于他的努力和执着——那篇记录了他和奥林匹克教育的点点滴滴、超过20000字的论文《奥林匹克教育与中国》,最终被收录在奥林匹克权威论文集里,并且成为了那本论文集中唯一一篇中文论文。

“这是第一次把奥林匹克教育从理论到实践介绍给了国外。”就在那篇论文发表之后,裴东光还受邀到奥林匹克学院给世界各国的学术代表讲述奥林匹克教育与中国的故事,“那时候讲了一个半小时,我真的感到很骄傲。”

在将“北京模式”带给世界之后,裴东光并没有停下他对奥林匹克教育的推广。坚持模拟奥运会,为各种不同年龄、不同身份和不同背景的人讲述奥林匹克教育,甚至编撰教材……裴东光在“后奥运时代”依旧在尝试各种各样的教育模式。

2015年7月31日,对于裴东光来说,这是又一个奥林匹克教育的重要节点——北京再次与奥林匹克结缘,在成功申办冬奥会之后,成为全球第一个“双奥之城”。

进入了新的“冬奥周期”之后,裴东光开始为更多学校传播奥林匹克教育的理念,其中就包括只有60多人的延庆姚家营中心小学以及不足400名学生的石景山区电厂路小学。

而冰雪运动旱地化,则是裴东光教授和这些学校师生们在这个周期推广奥林匹克教育的一个重要途径。

“对于有些不常见雪的学生来说,要上冰雪确实有些困难。但是旱地化的冰雪运动,在技术上有相似之处,而且可以把奥林匹克教育融入进去,让孩子们知道如何欣赏冬季运动。”

就在进行冰雪运动旱地化的过程中,电厂路小学举行的模拟冬残奥会让裴东光影响颇深,“他们自制了各种冬奥的比赛器材,而且让孩子们体验到了残疾人的不容易。”

问题青少年教育学校电话多少(青少年教育求助电话号码)(图6)

裴东光编撰了《奥林匹克读本》。

“一把锤子和一根钉子”

如今,裴东光教授已经从首都体育学院退休,但他依旧活跃在奥林匹克教育的推广阵线上。当然,说起奥林匹克教育在中国的现状,62岁的裴东光还是有不少遗憾。

为什么没有能够坚持下来?裴东光教授也在思考,而他总结的一个原因就是“没有形成课程化”。

也正因如此,裴东光和他的团队开始编制教材,尝试课程化,“我们以国际奥委会出版的《奥林匹克价值观教育基础手册》作为大纲,编撰了《奥林匹克读本》这套书,把奥林匹克主体化,四套丛书针对不同的年纪。”

“这可能是一种社会责任感吧,其实也没有人要求我做这个事儿。”说起自己在退休之后的计划和打算,裴东光也笑着自嘲道,“我把它看做是一种使命,不完成就觉得难受,做了我就可以安度退休生活了。”

裴东光其实还有一个更大的愿景,那就是将奥林匹克教育融入中国教育的大观念之中,“奥林匹克教育是思想上的奥运遗产,必须要融入教育观之中,才能够影响到更多的青少年。”

当然,裴东光自己也明白,要想在“后奥运时代”完成这样的目标,有太多困难需要克服,“奥林匹克教育不是什么赚钱的事儿,它没有什么商业价值,所以这么多年我也没有和多少企业接触过。”

但即便如此,裴东光也已经用30年的时间让奥林匹克教育在中国打下了深厚的基础。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成为第一个获得国际奥委会主席奖“维凯拉斯学术成就奖”的人。

“一把锤子敲一根钉子,敲到最后一定会发生什么。”这是裴东光当年在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深造的时候,他的导师鲍勃·巴尼送给他的“一份礼物”,这么多年,他和导师还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并且一起合著论文,“当年我还不太清楚这句话的深层意思,但现在我明白了。”

裴东光自己就像是一把锤子,将奥林匹克教育敲进中国体育教育的土壤之中,一敲就是30年,而且越敲越深刻。

“什么是奥林匹克教育,我觉得我就是一个最好的答案。”裴东光说,他要将毕生经历都献给奥林匹克教育。

“从一个讲5分钟体育文化都做不到的乡村体育老师,到如今得到国际奥委会认可的大学教授,我不仅可以用不同语言讲清楚奥林匹克的精神价值和意义,我还可以教好体育,自己也还坚持运动,这就是奥林匹克教育对我的改变。”


本文关键词:

原文链接:https://www.shaoniantx.com/hubei/7048.html

励志特训学校官方微信 扫码添加我们的官方微信 随时随地帮您解答孩子 成长问题 青少年励志成长学校面向全国主要招收8-18周岁孩子上网成 瘾、性格叛逆、亲情冷漠、早恋、离家出走等各种青少年成长问题青少年。实行全封闭式管理,军事 化教育,以心理辅导为主。正规戒网瘾学校 |特训学校|叛逆孩子教育学校 |全封闭学校|少年军校 ,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400-106-1586
{dede:global.cfg_webname/}
学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
② 不良/侵权内容举报电话:400-106-1586
正苗启德全封闭式问题青少年特训学校|叛逆厌学孩子教育
国内唯一同开文化课,初一到高三同步文化辅导,可直接报名参加高考!

咨询服务

正苗启德全封闭式问题青少年特训学校|叛逆厌学孩子教育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汉川市马口镇
5296位学员已经成功蜕变
教学方法
  • 孩子青春期叛逆不听话,家长可以打骂吗?

    孩子叛逆期太难管理,多半方法没有用对,参考期待效应孩子不优秀都难!每个小孩儿小时候,都是小天使,乖巧可爱,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儿童的自主意识开始觉醒,逐渐进入叛逆期,这可成为家长们头痛的事。小孩子不听话,很多家长就会不由自主地批评孩子,有些甚至还会打孩子,……

  • 孩子叛逆是好事?这样做比吼一千句有用!

    随着婴儿的成长,他逐渐有了自我意识。他总是喜欢以自己的方式做事,总是想和成年人相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儿童叛逆期的开始。叛逆期的第一个表现从两岁开始就出现了。外国儿童学会称之为糟糕的两岁。爸爸妈妈会发现宝宝不那么听话,不管他做什么,他……

  • 月度体能测试来了!学员积极应对

    体能测试是青少年特训教育的一部分,对叛逆孩子的身心健康、个性塑造、自信心的培养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 开展劳动课程,孩子们竟学会经营土地?

    随着劳动教育基地的启动,正苗启德青少年特训学校的学生们可以在阳光下播种,在土地上耕耘……

  • 联系人:李老师
  • 手机:400-106-1586
  • 24小时热线:400-106-1586
  • E-MAIL:1740884413@qq.com
  • 网站地图 XML ICP备案: 鄂ICP备19013119号
  •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汉川市马口镇
  • 推荐站关键词:封闭式叛逆孩子学校,戒网瘾学校,叛逆青少年管教学校,叛逆小孩全封闭学校
  • Copyright ©  www.shaoniantx.com 正苗启德青少年特训学校  版权所有

    正苗启德青少年特训学校面向10-18周岁青春期叛逆孩子,对存在厌学、早恋、叛逆、戒网瘾等问题青少年采取行为矫正辅导教育,全封闭式军事化管叛逆孩子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