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苗启德全封闭式问题青少年特训学校|叛逆厌学孩子教育
正规办学 透明化管理 FORMAL EDUCATION IN RUNNING SCHOOLS

学校经国家教育部备案,颁发办学许可证等相应资质证件,全国首家24小时远程教学视频监控系统,100%透明安全化管理。

国内唯一 同开文化课 ONLY WITH THE OPEN CULTURE CLASS

在改变青少年不良行为习惯的同时,学校按教学大纲同步开设文化课程,让学生在行为习惯改变的同时,学习不受影响,不耽误学业。

权威教育 人性化管理 Humanized management

学员老师同吃同住,师生关系无隔阂的教育氛围,安全透明的科学管理,真正做到无任何打骂体罚教育的国内首家特训学校。

孩子离家出走的怪事(离家出走的孩子的心理)

叛逆孩子学校 2022-04-29

近日,江苏徐州某小区出现了一件怪事:小区大门口凭空冒出来一个“灵堂”。大家走过的时候都因为没有预料而吓了一跳,而且,旁边的治安岗亭被砸得稀巴烂,碎玻璃散落一地。业主们脑补之后,头皮发麻。工作人员调出监控一看:傻了,居然是“熟人”?

一事发突发,令人无语

小区的业主纷纷报·警,工作人员赶来调查原因,从监控画面一看,真是令人哭笑不得:一男子半夜三更来到小区门口,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告示牌砸了,然后一脚把小区门踹开,经过治安岗亭的时候,又狂砸玻璃,把保安亭全部砸烂,碎玻璃落了一地。

这都没有出完气,过了3小时后,男子再次来到小区门口,这回还扛着“大件”:一个硕大的白色花圈,上面的名字是他老婆的。

江苏徐州孙某男,把相爱相杀又发挥到了一个新境界。

二解决问题的方式过于“奇葩”,导致妻子离家出走

工作人员通过视·频画面,很快锁定了孙某男,据他解释:因为经常和老婆发生矛盾,近日老婆生气离家出走了,就住在这个小区。为了逼迫妻子“现身”,孙某男花钱购买了“祭奠”物品。而且,孙某男交代,当晚喝了酒,脑子有点糊涂。

这叫“寻衅滋事”,孙某男被依法拘留13日。网友们说,原本妻子离家出走还挺同情孙某男的,但是,看到他的所作所为之后,不由得替他的妻子担心。当时喝了酒,如果妻子在他旁边,被砸的只怕不是治安岗亭而是妻子本人吧?和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太吓人了。

孙某男表示,自己真心悔过,特别想把妻子接回来。于是,网友支招说,快到七夕了,买点中国风的七夕礼物挽回妻子的心比较合适。

三相爱相杀也能过下去,关键在于如何修补关系

有一种爱情叫作“相爱相杀”,就像孙某男这样的,清醒的时候就是: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喝了酒或者火冒三丈的时候,就控制不住自己动手,这也是他妻子离家出走的根本原因吧。

但,这种爱情模式的关键在于“认错”和“修补”:需要事后挽回,毕竟两个人有感情,而且,除了这一点,其他大面上孙某男也还行。

于是,有网友支招说,孙某男出来后,可以选点中国风礼物表达自己的心意。毕竟,近年来特别流行国货。大家无论是去公园还是逛商场,哪怕坐地铁,都能看到身穿汉服的小哥哥和小姐姐,不但令人耳目一新,还传承千年文化。

在这个时代,尤其临近七夕,还有什么比得上汉服为典型的国风礼物呢?不信大家可以上网搜一下,“古风”“国潮”大幅度上升,所以,如果孙某男把喝酒的钱省下给老婆买一身汉服,或者至少买个国风香囊啥的,一定会令妻子回心转意吧?

大家觉得,这一招可以补救夫妻感情吗?

1

感受到阳光照在身上的温度,苏檬顶着巨大的黑眼圈睁开眼,满是血丝的眼睛环视周围一圈。屋内是熟悉的布置场景,透着温馨。

四十平的空间,没有什么变化。

她又看了眼厨房和卫生间,颤颤巍巍推开门,里面皆空无一人。见状她松了口气,头疼地开始回想昨夜的奇怪场景。

昨晚她照常加班至深夜后回家,洗漱完毕后便躺床上睡觉。睡得模模糊糊的时候,隐隐听到身旁有人在窃窃私语。

一开始苏檬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直到声音愈发靠近,才听清有人在她耳旁一直重复道:“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

碎碎念的声音顺着耳道直接钻进大脑,无限放大,麻痹感瞬间席卷全身,刺得她浑身一激灵,猛然睁开眼。

声音在苏檬睁眼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四下陷入死寂,只有她急促的喘息声。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清,苏檬立马打开灯。环视一圈,她头皮一炸,往常熟悉的屋子此刻陌生异常,两者间的设计截然不同,只有床与上方的台灯,是属于她的东西。

她缩到墙角,强迫自己冷静后开始观察这个陌生的房屋。除了她的床被温暖的灯光笼罩,其他地方仿佛会吞噬光线,只有灰蒙蒙的颜色。

正前方是台大屁股电视,镜面上映射出她不安的神情。旁边是衣柜,木纹像一团团漩涡,正发着怔,就见柜子“吱呀”一声缓慢打开。

她心脏狂跳,看着里面伸出一只灰白的小手,指了指她,嘻嘻一笑童声传出:“看那里。”

苏檬下意识扭头,与一个面容惨白的女人近距离脸贴脸。

尖叫声卡在喉咙里,她惊恐地看着女人瞪着漆黑空洞的眼睛,一字一顿问她:“你是谁啊?”

“啊——”苏檬终于按捺不住恐惧尖叫一声,猛地钻进被子蒙住头,直到天亮阳光照射在她身上那一刻。

2

苏檬怀疑自己在做梦。

她看着镜子里精神恍惚的自己,很快又推翻这个设想。

她睡觉一向安稳,很少做梦,更何况昨晚的感觉太真实了,尤其那个女人说话时喷吐的气息,充满寒意,导致她身上都直嗖嗖冒冷气。

难道这房子有问题?

房子是苏檬刚租没多久的,这段时间都很正常。

那为何偏偏昨晚出现这种情况?

苏檬边思考边洗了把脸,像往常一样想把手镯往上推,以防磕碰到洗手台,却不料摸了个空。

她这才想起来,昨天上班时候,她一个趔趄不甚摔倒,镯子撞到地面上有了裂痕。

镯子是去世的外婆留给她的,很有纪念意义,于是她便摘了下来妥善保管,打算找时间去店里修补一下,做个金镶玉。

想到这苏檬一顿,暗自哀嚎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正是因为她摘下了玉镯,才看到了那些东西吧。

欲哭无泪。

晚上苏檬去了朋友家住,顺便联系上一任租客,房子是那人转租给她的,肯定知道内情。

直接联系房东退租是不可能的了,上任房客转租是自主行为,房东不说是违约行为解除合同就不错了。

虽然对方看不到,苏檬还是点点头:“你住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什么灵异现象?”

那边似乎在忙碌,片刻才回答:“不好意思,我没有遇到过什么灵异现象。”

听他语气肯定,苏檬又有些迟疑,难道真是自己太多疑,那晚所见的确是梦。

如果真的不对劲,再走也可以。

盘算好后,苏檬熄灯睡觉。

3

是夜。

沉睡的苏檬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月光透过窗户隐隐照亮整间屋子。

她看着面前的大屁股电视,大脑当机了两秒,一脸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的懵逼表情。

正发着怔,苏檬看到一双灰白的小手攀上了她的床尾,紧接着一张脸露了出来。那似乎是个三岁大的孩子,睁着一双没有眼白的漆黑大眼,歪头好奇地盯着她。

苏檬突然注意到孩子身后的裙摆,再一抬头,才发现孩子身后站着个女人,她几乎隐匿在阴影之中,只露出一张死气沉沉的苍白面容,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双方对视几秒,苏檬终于回了神,立马钻进被子尖叫起来。

没一会被子猛然被人掀开,朋友一脸惊慌地看着她:“檬檬你没事吧!?”

看清是朋友后,苏檬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擦掉额头冷汗,默默摇头:“没事,我做了个噩梦。”

她不想让朋友跟着一起害怕。

朋友确认苏檬没事后,给她端了杯水就回了屋。

沈韩柳说他工作忙完后仔细揣摩她的话,突然忆起一件事,他转租不久前出差,表妹去住过一天,等他回来后,表妹暗示他房子有古怪,要他赶紧退租。

可细问表妹什么古怪,她又说不出来,正好当时工作有变动,他也没多想,便顺了她的意。由于合同签约是半年,想到房东不可能退租金,他便将房子转租给了苏檬。

苏檬一头黑线,敢情她就是个接手鬼屋的倒霉蛋。

然后开着灯睡觉,一夜安眠。

4

沈韩柳赶到咖啡店时候,苏檬已经喝完两杯饮品。

看她一脸怨念,他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工作太忙,一时忘了时间。”

沈韩柳从事IT行业比较忙碌,苏檬理解点头,看他入座后便迫不及待地直奔主题,将这两天的经历讲给他听。

闻言他蹙眉道:“我表妹倒没看到一对母子,只听见有人问她是谁?我还批评她熬夜太晚产生幻听。”

苏檬沉思:“难道只有女生会遇到这种情况?”

沈韩柳一脸歉意:“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怪我,我把房租退给你,你另租房吧。”

“这件事先放一放。”苏檬苦着脸,“现在的问题是,我似乎被缠上了。”

“我表妹没事啊。”沈韩柳不解,“难道你体质特殊?”

苏檬默默叹了口气,想起外婆将镯子给她时语重心长道:“这镯子能防身,千万别摘掉。”

“……”她决定立刻马上就去修复镯子。

“说到母子……”沈韩柳眯了眯眼,“有次我们公司聚餐,我喝多了回家睡觉,迷迷糊糊间看到一个女人领着孩子在屋里走来走去,不过我以为是做梦。”

“看来可以初步判断她对我们没有恶意。”苏檬眼底困惑,“难道她现身是想传达什么消息?”

沈韩柳诧异看她一眼,他怎么听出了一股蠢蠢欲动的意味。

“我们先去找房东,打听一下房子是不是出过事。”苏檬沉吟道,“如果真的有问题,也好让他退房租。”

沈韩柳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一脸愕然:“我又想起了一件事。”

“?”

他看着苏檬,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租房的时候,房东有个奇怪的要求是仅限男生,拒绝女生租房,转租时候我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苏檬青筋暴起,此刻她真的真的很想打人。

5

为了不让房东起疑心,苏檬决定假扮沈韩柳的女朋友。

房东就住在附近小区,她陪着沈韩柳敲开房东家的门。

房东是个中年女人,嗓门大的震耳朵:“哟是你啊小沈,怎么样房子住的还习惯吗?是不是想提前续租啊?我劝你抓紧机会,不然年底我可能涨价的哩!”

“呃不是阿姨,我来是想问您件事。”

房东狐疑地看了看两人,表情逐渐变得警惕:“什么事?”

沈韩柳看了眼苏檬,她顺势搂住了他的胳膊:“我……女朋友最近来跟我一起住,她说……”

“我不是只允许男生入住吗?你怎么把女朋友也带进去了?”房东打断沈韩柳的话,“小沈啊,你这样做可就不地道了,我这么信任你,你却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沈韩柳脸有些红。

“阿姨,您别转移话题。”苏檬适时开了口,“我在那屋子里看到了一些东西,租房子的时候,您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男朋友啊?”

沈韩柳点头:“我女朋友在屋里看到一对母子,受到了惊吓。阿姨您实话告诉我,这屋子是不是不干净,死过人?”

“你放屁,我屋子里根本没死过人,最多失踪……”话音戛然而止,房东自知失言,“我懒得跟你们废话,租期到了赶紧给我滚,这样造谣抹黑我房子,我不仅不愿再租给你这样的人,我还要报警抓你!”

说罢她“哐”一声砸住了门。

看沈韩柳碰了一鼻子灰,苏檬莫名乐出了声。

“房东虽然不愿多说,但透漏了一个关键信息。”沈韩柳望向苏檬。

苏檬点头:“曾经住过那里的某一任房客,失踪了。”

沈韩柳皱眉:“不知道失踪的房客跟那对母子有没有关系……”

苏檬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还挽在他的胳膊上,连忙不动声色地抽出来,正色道:“又或者说,失踪的房客会不会就是那对母子。”

两人对视一眼,又有了主意。

6

苏檬所住的小区虽然是个老小区,但因为区域规划设计出色,地段和绿化好,物业又比较负责,将整个小区墙面翻新维修过几次,所以看起来就像新的一样,选择住在这里的老住户自然也不少。

苏檬家楼下的郭姨就是其中一员,还是小区楼栋长。

敲开郭姨家的门,苏檬笑眯眯地看着她,身后是拎牛奶和水果的沈韩柳:“阿姨您好,我们是您家楼上刚住下不久的租客。这么久才来看望邻居,希望您别介意。”

“哪里的话。”郭姨性子热情,连忙邀请两人进了屋,“现在像你们这么懂事的年轻人,不多见喽。”

热情地东扯西扯了半天,苏檬终于抛出了关键问题:“阿姨,您也知道,租房子也想求个心安,所以想在您这问问,我们租的这房子,没什么问题吧?”

郭姨仔细想了想,摇头:“也没听说出过什么事啊。”

“那有没有人失踪过呢?”沈韩柳开口。

“失踪?”郭姨皱眉愣了愣,猛地一拍大腿,“你要说失踪,还真失踪过一大一小。”

“啊?”苏檬故作惊讶,“可以给我们讲讲吗?”

“这事有十来年了吧,当初一家三口租了楼上的房子,看着其乐融融,但其实那男人不是个东西,一喝醉就家暴打老婆孩子,谁劝都没用。”

她住的出租屋怪事连连,细查发现与十几年前母子失踪案有关。

郭姨痛心疾首地摇头,“后来有一天,男人报警说老婆孩子不见了,警察当时还询问过我们这些附近的住户,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可惜后来找不到人也就不了了之了。”

“依我看啊,他媳妇肯定是受不了家暴,带着孩子跑了。”郭姨叹息,“跑了好,跑了也不用遭罪了。”

告辞离开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苏檬心里莫名有些沉重,那对母子,分明已经死了。

沈韩柳看苏檬一脸凝重,安抚般拍了拍她的头:“你晚上怎么办?还敢一个人睡觉吗?”

“你这话有歧义啊。”苏檬回神,调侃笑道。

沈韩柳耳垂泛红:“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沈韩柳气得不想搭话,想回家,又担心苏檬晚上再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

“如果真被缠上了,去哪都躲不了。”苏檬揉了揉太阳穴,“屋子就在楼上,要不你陪我待一晚吧,有人陪我没那么害怕。”

沈韩柳看她神色疲惫,心里一软,点点头。

7

与他居住时的简约风格不同,苏檬将整间屋子打理的温馨可爱,很有家的感觉。

沈韩柳拘谨地坐在沙发上,一副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合适的模样。

苏檬一直在想那对母子的事:“你说,他们会不会是被害了?”

“也有可能意外身亡,心愿未了?”沈韩柳顿了顿,“你看到他们的时候,有注意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看到他们还不够奇怪吗?苏檬默默腹诽:“他们皮肤灰白……”

她猛然顿住不说话了,神色怪异。

“怎么了?”

“那孩子脖颈上有个紫黑的印子,女人身上有血腥味。”

两人都不说话了,片刻沈韩柳拿苏檬的笔记本查了一会:“有了。”

苏檬凑上去看,上面是个本地贴吧的旧帖子——母子离奇失踪,多年未见其踪影,是改名换姓还是死于非命?租客频频见其鬼影为哪般?

这个帖子收集的都是本地一些灵异怪谈,这件事记载的也算详细。讲的就是十几年前陈姓女子和儿子在某个夜晚突然消失不见,许姓丈夫报案后找了许久人也没找到,鉴于男子有家暴史,怀疑失踪与其有关,但因没有证据以及未找到有关母子遇害凭证,最后只得以离家出走定案。

之后许某退租,再次租房的女人声称听见孩子的笑声以及女人的哭声。后来发现只要是女租客,就会发生灵异事件,男租客却罕有此现象发生,于是此屋子从此以后只租与男性。

帖子并未公布房租详细地址,所以大部分人都在求图求真相,以及骂楼主造假骗人的。

最后楼主贴出了一张模糊不清的黑白照,一家三口笑的开心,苏檬一眼就看出了那对母子,他们身旁的男人,她也觉得眼熟,但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你说,想要知道真相,是不是得与那对母子对话才行啊?”苏檬突发奇想。

沈韩柳震惊得看着她,一脸我敬你是条汉子的表情。

“这样,你出去等我一小时,如果一小时后我还没反应,你就进来找我。”她将钥匙塞进沈韩柳的手里,狡黠一笑,“我的生命安全可就把握在你手里了。”

沈韩柳不放心:“你确定?”

“如果真的有冤情,你不想为他们申冤吗?”苏檬撇嘴,“更何况我已经被缠上了,不解决这件事,以后没好觉睡了。”

沈韩柳被说服,他叹了口气,出去到楼下蹲着喂蚊子。

苏檬深呼吸一口气,将电脑搬到床上,关了灯。

8

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什么变化,苏檬逐渐睡意上头,靠着墙睡了过去。

迷蒙中一阵哭声传进耳中,她陡然清醒,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张孩子的脸,他撑着下巴坐在她身旁,黑漆漆的眼睛格外瘆人。

哭声是角落传出的,女人坐在梳妆镜前,边抽泣边梳头发,阴冷的目光却透过镜子看着苏檬。

“……”这恐怖指数直线上升喂!

“你是谁?”女人瞪着她。

苏檬避开小孩的目光,咽了口唾液回答:“我是这里的租客,你呢?”

女人眼底茫然的神色一闪而过:“这是我的家。”

苏檬眼尖的看到女人锁骨上方有个青黑的小洞,正汩汩往外冒着血液,触目惊心。

“你……为何会在这里?”她小心询问。

“这是我的家。”

苏檬失语,决定冒个险:“你……是被人害死的吗?”

手中的动作猛然停下,女人和小孩都不动了,只扭着头直勾勾望她。

苏檬有些腿软,她算了算时间,大着胆子将电脑照片展现到他们面前:“这是你们一家三口吗?”

女人突然出现在电脑前,双目赤红,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许沿。”

“是他害了你们吗?”

“我要见他。”女人抬头,眼底恨意骇人。

苏檬不敢再说话,女人突然尖声重复道:“我要见他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他在哪!?”她当机立断大喊一声,打断女人的碎碎念。

“我不……”

“啪”灯亮了,沈韩柳一脸无辜的看着怒视他的苏檬:“时间到了。”

“……”苏檬不想说话。

9

两人应付了一晚,天亮苏檬就打发沈韩柳回了家,她起床收拾去上班,顺便思考要怎么寻找许沿。

“完了,今晚又要应酬。”同事一脸郁闷地靠近苏檬,“又是和岳腾公司的人,那个许总你是不知道有多喜欢灌女人酒……”

苏檬猛然呆住:“你说什么!?许总?是不是叫许沿的那个?”

“对啊,上次应酬他还要你喝酒来着,结果你半道跑了。”

怪不得觉得眼熟,原来是他!

“听说他是攀上了董事的女儿,才能有今天的地位。”同事一脸不屑。

苏檬心里突然有了主意:“今晚我替你去吧。”

“真的吗?”同事有些惊喜,“那我给销售主管说一声,今天我要早点去接孩子。”

苏檬神色高深莫测,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要找的人就在身边。她给沈韩柳发了消息,告诉了他这件事。

晚上,苏檬准时赴约。饭局人不多,主要是销售部的几个人和岳腾公司的负责人,其中便包括许沿。

许沿四十来岁,五官看似端正,眼睛却滴溜溜转个不停,令人生厌。

她故意坐到了许沿身边,又是暗送秋波,又是端茶倒酒的,很快许沿的手就摸上了她的腿。

苏檬打掉他的手,故意说头晕喝不了了,想回家,说罢不顾众人目光转身离开,等在饭店门口。

没一会许沿哈哈一笑:“媳妇管的严,先走一步。”

出门看到等待的苏檬,两人心照不宣的笑了笑。许沿唤来代驾,两人上了车。

“去我家吧。”苏檬微微一笑,明艳动人。

醉意渐渐上头,许沿神志不清,自然是美人说什么便是什么。

许沿心思都在苏檬身上,没有深究进入小区时的熟悉感觉。他一路跌跌撞撞跟着她进了屋后,便迫不及待想往她身上扑,却被她躲开。

“我先去买点东西。”苏檬把许沿推倒在床上,笑道,“等我。”

关门的一瞬间,苏檬面上变得冷若冰霜。人已经带到了,至于剩下的事,可就不归她管了。

在楼道等了一会,苏檬打算进屋看看,还未走近,房门就被人猛然拽开,许沿神情扭曲地冲了出来,一副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模样。

看到苏檬,许沿一把向她掐了过来:“你这个贱女人,我要杀了你!你和她一样都该死!!!”

正喘不过气时候,一阵劲风闪过,许沿被人一脚踹倒在地。沈韩柳后怕地看着捂着脖子咳嗽的苏檬:“你胆子也太大了,万一出事怎么办?”

看有救星,苏檬来不及吭声,连忙躲到他身后,两人警惕地看着许沿。

许沿恶狠狠地看着他们二人,下一秒却像身处冰天雪地般浑身一哆嗦,他目光恐惧地看向房门大敞的屋子,突然鬼叫着翻起身:“不要来找我,不要来找我,我不该杀你,啊——”

看着许沿跑远了,沈韩柳责怪地看向苏檬:“要不是因为我及时赶到,你就和那母子作伴去吧!”

苏檬目光灼灼地看向沈韩柳,嘻嘻一笑,也不解释。

沈韩柳心跳莫名快了起来。

10

没多久,市内出了个大新闻。十几年前发生的母子失踪案,在热心市民的帮助下宣布告破,罪犯许某被抓捕归案,当场认罪。

经过许某的指认,警方在山林某处挖出了早已化为枯骨的母子尸首。

沈韩柳读着新闻叹了口气:“这下算是水落石出了,原来许沿之所以杀妻儿,是因为妻子不堪家暴要和他离婚,他心思偏激,又怀疑妻子早已与别的男人暗通款曲,孩子也不是他的,便在一个雨夜骗出妻儿,用刀将其杀死在山林,埋进早已挖好的深坑中。”

“之后过了两年又以妻子下落不明为由解除婚姻关系,随即认识了董事的女儿,利用花言巧语骗得其芳心成婚,走上人生巅峰。”

“也就是十几年前监控不足,再加上雨夜消除了关键证据,不然他怎么可能逃脱法律制裁。”苏檬撇撇嘴。

那日之后,母子便再未出现过,也许是心愿已了消失了。

“他们死后,应该是没有归处,才回到了这个所谓的家中,并且被困在了这里。”苏檬叹了口气。

“你做的已经足够好了。”沈韩柳拍了拍她的头。

“不许摸我头。”苏檬像个炸毛的小猫,忽而又狡黠一笑,“除非你当我男朋友!”

沈韩柳怔住。

“你……你……你认真的?”他有些结巴。

苏檬笑眯眯点头。

其实第一次见他,她就对他有意思,只不过那时候除了租房再没机会接触,她只好压下小心思,耐着性子时不时与他聊聊天,适当做些了解。

时间久了,她愈发对他有好感,这次好不容易逮住机会表达心意,干嘛要放过。

“那我就当你男朋友!”他郑重其事地望着她,眼底露出羞涩又喜悦的光芒,“谁让我也看上你了呢!”

苏檬心满意足,解决了闹鬼事件,抓到了凶手,还得到了心仪已久的男朋友。

哼哼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你的孩子根本感觉不到家庭温暖为啥回家一个男人要是没目标就废了然而男人的目标建立是需要土壤的家庭温暖都没有孩子只想过一天是一天甚至有自杀倾向这个你得注意了尤其是未成年心理扭曲了会成变态的心理扭曲就容易犯罪害人害己你作为父母到时候只能悔恨终身解铃还需系铃人早点给他找个老婆吧有家才有责任感

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顺序可不是乱说的你知道孩子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吗,因为他对你们伤透了心,凡是你以前要是对他好一点,他怎么会离家出走,而且他当时本就处于叛逆期。如果真想让他回来就认真给他道个歉,这是最好的方法,也是孩子最需要的,他当年就在等你这句:“对不起,妈妈错了。"太晚了,孩子都这样了。。。。。拜个师,给他找个好师父参加【变形记】电视节目不会家又能去哪里呢,朋友哪里?去流浪?去朋友家里几天或许没有问题,去流浪有钱也没有问题,但是哪里都不如家里,如果和家人都什么矛盾,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他们是你最亲爱的人了,所以好好想想吧,家,是你唯一的港湾

离家出走是否真的全怪家长?

因为孩子本身存在问题,加上家长教育方式可能不对

不一定!孩子在青春期期间容易起逆反心理!也许有的时候孩子心情大人不能理解加上父母的语言表达方法不对!那会让孩子的心灵受到伤害!所以离家出走!这事很正常的!还是在自身上原因!不一定吧,现在的孩子都比较以自我为中心,也比较任性,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


本文关键词:

原文链接:https://www.shaoniantx.com/hubei/6273.html

励志特训学校官方微信 扫码添加我们的官方微信 随时随地帮您解答孩子 成长问题 青少年励志成长学校面向全国主要招收8-18周岁孩子上网成 瘾、性格叛逆、亲情冷漠、早恋、离家出走等各种青少年成长问题青少年。实行全封闭式管理,军事 化教育,以心理辅导为主。正规戒网瘾学校 |特训学校|叛逆孩子教育学校 |全封闭学校|少年军校 ,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400-106-1586
{dede:global.cfg_webname/}
学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
② 不良/侵权内容举报电话:400-106-1586
正苗启德全封闭式问题青少年特训学校|叛逆厌学孩子教育
国内唯一同开文化课,初一到高三同步文化辅导,可直接报名参加高考!

咨询服务

正苗启德全封闭式问题青少年特训学校|叛逆厌学孩子教育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汉川市马口镇
5296位学员已经成功蜕变
教学方法
  • 孩子青春期叛逆不听话,家长可以打骂吗?

    孩子叛逆期太难管理,多半方法没有用对,参考期待效应孩子不优秀都难!每个小孩儿小时候,都是小天使,乖巧可爱,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儿童的自主意识开始觉醒,逐渐进入叛逆期,这可成为家长们头痛的事。小孩子不听话,很多家长就会不由自主地批评孩子,有些甚至还会打孩子,……

  • 孩子叛逆是好事?这样做比吼一千句有用!

    随着婴儿的成长,他逐渐有了自我意识。他总是喜欢以自己的方式做事,总是想和成年人相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儿童叛逆期的开始。叛逆期的第一个表现从两岁开始就出现了。外国儿童学会称之为糟糕的两岁。爸爸妈妈会发现宝宝不那么听话,不管他做什么,他……

  • 月度体能测试来了!学员积极应对

    体能测试是青少年特训教育的一部分,对叛逆孩子的身心健康、个性塑造、自信心的培养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 开展劳动课程,孩子们竟学会经营土地?

    随着劳动教育基地的启动,正苗启德青少年特训学校的学生们可以在阳光下播种,在土地上耕耘……

  • 联系人:李老师
  • 手机:400-106-1586
  • 24小时热线:400-106-1586
  • E-MAIL:1740884413@qq.com
  • 网站地图 XML ICP备案: 鄂ICP备19013119号
  •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汉川市马口镇
  • 推荐站关键词:封闭式叛逆孩子学校,戒网瘾学校,叛逆青少年管教学校,叛逆小孩全封闭学校
  • Copyright ©  www.shaoniantx.com 正苗启德青少年特训学校  版权所有

    正苗启德青少年特训学校面向10-18周岁青春期叛逆孩子,对存在厌学、早恋、叛逆、戒网瘾等问题青少年采取行为矫正辅导教育,全封闭式军事化管叛逆孩子学校